公式规律一尾中特平
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海軍長春艦艦長:我,我的艦,我的祖國

2019年04月18日 14:49 來源:解放軍報 參與互動 

  對話海軍長春艦艦長胡杰——

  我,我的艦,我的祖國

  ■本報記者 柳 剛 王天益 陳國全 特約記者 李 唐

海軍長春艦艦長胡杰。

航行中的長春艦威武帥氣,它的航跡串起了世界的大洲大洋。

  自信,有時是一個眼神,有時就是一句話。

  “這是中國領海!”當這句話從他口中蹦出時,眼前這位身材瘦小的海軍上校,身體內蘊藏的自信和力量瞬間迸發出來。

  4年前,隨長春艦遠航,記者第一次聽到他說這句話。那一次,長春艦執行海上維權任務,他的語氣也是如此清晰有力。

  胡杰,不帥不酷,可他的艦很帥很酷。沿著海上絲綢之路,長春艦先后造訪了20多個國家,它剛毅而有張力的艦體,贏得了世界不同膚色的人們點贊。

  今年,是長春艦入列的第7個年頭。亞丁灣護航、海上維權……7年來,長春艦航程達16萬余海里。

  長春艦通道里,掛著一幅很大的世界地圖。地圖上,戰艦7年的航跡被繪成不同顏色的線條,五顏六色的曲線串起了世界的大洲大洋。

  “還有什么能像我的戰艦這樣,把我和我的祖國如此緊密相連!”站在這幅地圖前,胡杰一臉驕傲。

  一個人的幸運,一代人的幸運

  2018年,改革開放40周年。

  這一年的春天,中央軍委在南海海域舉行規模空前的海上閱兵。作為新時代人民海軍的主力驅逐艦,長春艦豪邁受閱。駕駛室里,艦長胡杰英姿勃發。

  再過22天,胡杰就40歲了。40年前,孕育改革開放的那個春天里,他出生在舟山群島的一個普通家庭。和當時許許多多家庭一樣,對他們而言,“吃飽肚子”就是幸福。

  “家門一開,就能望見大海。”胡杰說。兒時,他每天看著漁船從眼前駛過,但從沒想過自己能駕馭一艘排水量達6000多噸的戰艦走向大海。

  上學時,胡杰很聽話。高考前,身為船廠工人的父親,替他拿了主意——報考海軍大連艦艇學院。

  這些年,胡杰一直沒問過父親原因。直到父親去世,他自己也成為父親,胡杰才想到:當船長是不是父親自己年輕時的夢想?

  胡杰父親干了一輩子修船的活兒。“沒有人能夠脫離時代而成長,同樣,沒有人能夠脫離時代去追夢”。

  1997年,胡杰順利考入海軍大連艦艇學院。這一年,中國海軍兩支艦艇編隊分別訪問了東南亞和美洲,成為世界關注的熱點。

  胡杰的成長,也順理成章地踏上了海軍快速發展的節拍。

  胡杰很幸運——

  2002年畢業,他幸運地分配到了淮北艦,那是當時我國最先進的導彈護衛艦;2014年,他又幸運地成為長春艦的實習艦長,那是當時我國最先進的導彈驅逐艦之一。

  其實,這不是胡杰一個人的幸運,而是他們這一代人的幸運。

  據悉,胡杰的同學已經有不少人走上中國海軍艦長的崗位。

  這是怎樣的“幸運一代”?打開“胡杰們”的個人履歷,再對照中國海軍的大事記,很容易得出答案。

  2002年,他們畢業分配到部隊。這一年,中國海軍完成了首次環球航行。

  2013年前后,他們陸續走上艦長崗位——從那一年開始,中國海軍迎來了新型艦艇接連下水的蓬勃發展。

  “趕上海軍加速發展的大時代,我們這一代人的成長速度是前所未有的。”胡杰感嘆,時代看似離個人很遠,卻與每個人密切相關。

  2019年2月4日,農歷除夕,胡杰在微信朋友圈寫下:感恩生命中所有的遇見,遇見你是最美好的事情!

  “你”是誰?胡杰為這段文字配了幾張圖片,有長春艦犁出的浪花,有遠航時拾到的石頭,還有一幅藍色背景的世界地圖……

  一艘戰艦?一條航線?一段歲月?一個時代?或許,一切兼而有之。

  心在艦上,艦在心上

  這是現實與歷史的相遇。

  北方某軍港,陽光明媚,長春艦靜靜停靠在碼頭。由此向北不遠的地方,長春艦的“前輩”——我國第一代長春艦正在公園里接受游客的觀瞻。

  舷號103的第一代長春艦,是新中國海軍初期的“四大金剛”之一。1962年4月,長春艦奉命出征,這是人民海軍首次派戰艦到12海里領海線外執行任務。

  “我們傳承的不僅僅是一個名字,更是老長春艦舍我其誰的精神。”凝視著長春艦的艦徽,胡杰說出了這句話。

  今天,新一代長春艦依舊是人民海軍的王牌戰艦——

  2014年,他們遠赴亞丁灣護航;2015年,他們馳騁西太平洋,遠航三千多海里;2016年,他們在東海戰備巡邏;2017年,他們出訪亞、非、歐多國;2018年,他們在南海海域受閱……

  對胡杰來說,作為長春艦艦長,有一份格外的榮耀,同時也要承擔一份額外的“重量”。

  “穿上這身軍裝,站在戰艦上,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,是我的戰艦,是我的祖國。”胡杰一次次在心里提醒自己。

  2017年5月,中國海軍艦艇編隊訪問菲律賓,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登上編隊指揮艦長春艦。作為艦長,胡杰第一次陪同一國元首檢閱儀仗隊、參觀艦艇。

  緊張,在所難免。可肩頭的國家使命,讓胡杰把這份緊張壓在了心底最深處。在所有人眼中,這位年輕的艦長鎮定自若、指揮有方。參觀完長春艦,杜特爾特稱贊:“這艘軍艦幾乎是完美的。”

  一路遠航,一路訪問,胡杰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同各國同行交流,“就像是個穿著軍裝的外交官”。

  一艘戰艦,就是一張國家名片;一位艦長,代表著中國海軍的形象。

  “世界上有多少職業,能讓你代表國家?”遠航一路,胡杰對長春艦官兵說了一路。

  “艦長,是一個使命感很強很強的職業。”胡杰說,“干不好,就愧對國家,愧對手下這幫兄弟。”

  這份使命感,成為長春艦挺進深藍最強大的動力。7年來,胡杰和長春艦一路追趕,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紀錄。

  訪問馬來西亞的那一幕,深深印在了胡杰的腦海里:在子女的攙扶下,一位90多歲的老華僑顫巍巍地走上長春艦。老人東摸摸、西看看,眼眶濕潤:“海軍強大了,中國強大了……”

  在水兵眼中,戰艦是國也是家。

  長春艦首任艦長是王社強。他的妻子曾問王社強:你有兩個家,一個在岸上,一個是你的艦。哪個對你更重要?

  王社強笑著回答:“都重要,都重要。”

  卸任艦長那天,王社強對全體艦員道出了他心里真實的答案:“艦上這個家,我付出的更多,也更在意。”話畢,他的淚水奪眶而出。

  不單是艦長,每名長春艦官兵離艦時都會上演這樣一幕——淚水灑在甲板上,心也留在了戰艦上。

  “心在艦上,艦在心上。”這句話是誰最先想出來的,長春艦官兵誰也說不清楚。胡杰覺得,這是大伙的心聲。

  既不仰視,也不俯視

  2017年夏天,地中海,長春艦與意大利海軍聯合演習。

  “Professional(專業)!”胡杰指揮長春艦用完美的表現,贏得了意大利海軍同行的認可。

  此時,胡杰心里異常冷靜。他還記得,第一次贏得外國海軍同行如此評價時的興奮。然而,贊揚聽多了,他心中的興奮感越來越淡。

  跟長春艦一樣,快速發展的人民海軍贏得了世界越來越多的稱贊,廣大民眾對人民海軍的期盼也越來越高。

  “在鮮花和贊譽的簇擁下,我們海軍應保持冷靜,我們每個人都應該保持冷靜。”胡杰的這一思考,來自于他個人對世界海軍發展歷史的研究。

  胡杰的書架上,有一本《驅逐艦發展史》。作者安東尼這樣寫道:“驅逐艦就其魅力、成就或聲譽而言,沒有任何其他軍艦可以與之相比。”

  2005年,“中華神盾”首艦下水。此時,距離美軍伯克級“宙斯盾”驅逐艦首航下水,已過去了十多年;距離世界第一艘驅逐艦的誕生,已過去了110年。

  “這就是差距,我們必須面對的差距。”胡杰認識到,作為追趕者,中國海軍艦長不僅要擁有這種大歷史的世界視野,還應成為大時代的擔當者,并為之付出一切。

  2017年,長春艦遠航,先后參加15場中外聯合軍演。胡杰不斷地向對方學習,完善自我。

  “10年前,我們曾仰視別人。10年后,我們被別人仰視。”胡杰說,“既不仰視,也不俯視,唯有平視的目光,才是真正的自信。”

  大國海軍的發展,是需要時間積淀的。胡杰的微信昵稱:Lazy Ant(懶螞蟻)。學者發現,蟻群離不開“懶螞蟻”——這些“懶螞蟻”看似無所事事,實則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“偵察”和“研究”上,以確保蟻群的食物來源。

  胡杰就想當那只善于以思考力驅動團隊前進的“懶螞蟻”。去年,兩起軍艦相撞事件備受關注。一起是美國軍艦與商船相撞,另一起是挪威軍艦與油輪相撞沉沒。胡杰第一時間分析了外軍損管機制,結合長春艦實際提出了損管訓練的改革方案。

  在胡杰看來,“只有在世界的坐標系中,你的每一步成長才值得喝彩”。

  當艦長,最好能留下一批訓練有素的艦員。胡杰清楚,要做到這一點,“時間仍是最大的對手”。

  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

  兒時,胡杰的世界很小。他出生的小長涂島,面積只有10多平方公里。

  如今,胡杰的世界很大。他見過太平洋的浩瀚無垠,領略過印度洋的異域風情,沐浴過地中海的燦爛陽光……

  仗劍深藍,犁水四方。胡杰的人生,在常人看來很精彩。然而,這份精彩的背后,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寂寞和枯燥。

  長春艦官兵休假統計表顯示,胡杰2018年休假兩次,一次3天,一次15天。這一年,他出海200多天。

  “這是你想要的生活方式嗎?”記者問。

  對此,胡杰也曾經迷茫過。海上的生活,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艱苦的、寂寞的。

  “我覺得,人要快樂,首先要想清楚兩個問題:一是你干的事是否有意義,二是這件事是不是你喜歡的。”胡杰習慣性地搓著手,“做一個幸福的人,其實很簡單”。

  這就是胡杰的答案。所以再苦再累,他和戰友們都堅持著、享受著。

  作為艦長,他的幸福是駕馭著戰艦馳騁在大洋之上,看著五星紅旗在戰艦上迎風飄揚;作為丈夫、父親,他的幸福是陪著妻子逛個商場,接送兒子上下學。對于這個以海為家的男人來說,有時候“一家三口在一起吃頓飯就是幸福”……

  有一份遺憾,埋在胡杰心里:高考前,母親去世了,沒見到他穿上一身帥氣的“浪花白”;作為副艦長接長春艦時,父親去世了,沒能看到他當上艦長,駕馭中國最先進的戰艦。

  父母去世,葬在了小長涂島上。走過大千世界,他依舊懷念那個小小的海島,懷念兒時的家,懷念父母。

  今年大年初三,結束戰備值班,胡杰回到了小島上。

  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。站在父母的墓前,胡杰喃喃道,“爸爸媽媽,我們一家子都很好。我過得很幸福!在天有靈,你們會為我而驕傲!”(柳剛 陳國全 王天益 李唐)

【編輯:陳海峰】

>軍事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公式规律一尾中特平 五分pk全天免费计划 反倍投倍投20期计划 快速时时官网 出黑藏分怎么出款 百度软件 久丰国际登陆 精准免费彩票计划软件11远5 组选包胆中奖规则 辉煌3肖6码1522863 百利宮娱乐